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客户的美味】(大学生与美女客户)
【客户的美味】(大学生与美女客户)
          客户的美味(大学生与美女客户)
 

 字数:1.1万
 
  宗元大学毕业快一年了还没找到满意的工作。虽然他很优秀,人也长得挺帅 的,可是由于父母是普通工人,无钱无门路,学的又不是热门专业,在全球金融 危机的情况下,想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还真是挺困难的。
 
  一个偶然的机会,宗元看到一家商贸有限公司招聘总经理助理,他报着试一 试的想法去应聘了,这一次他成了幸运儿。虽然竞争很激烈,五个职位报了上千 人,但他还是顺利地通过了。宗元当然不知道,他和另外四个帅气的大学生男孩 子之所以这么顺利地应聘成功,全是因为30来岁的美女总经理李静的选人标准。 
  因为李总的招聘标准就是帅气、年轻、单纯的男孩子,并且首选刚毕业的大 学生。
 
  因为李静自己只有初中毕业,对于征服、驱使帅气的大学生男孩子并撑握他 们的命运有一种说不出的欲望和快感。
 
  宗元他们被安排在公司的总经理办,就在李静的楼下。李总对他们特别关照, 工作生活都安排得让人想不到的舒服。
 
  上班的第二天傍晚,马上就要下班了,李总打来电话叫宗元到她办公室去一 趟。宗元一听十分高兴,怀着兴奋的心情就去了。
 
  李总的办公室很宽敞很豪华,是里外套间的那种。宽大的老板桌后面坐一位 看上去只有二十六、七岁的(由于保养得好,看着比实际年龄小几岁)绝色美女。 
  见宗元进来,李总面带微笑让他坐下。这是宗元第一次和自己的老板正式面 对面地接触。虽然面试的时候李总作为主考官也在场,但那时宗元自己紧张得要 命,只想着如何答好考官的问题,哪还有心思去细看美女。现在得以单独见面的 机会,他不由得偷眼欣赏着眼前的美女。只见她披肩长发,鹅蛋脸,大眼睛,恰 到好处的鼻子,性感的嘴唇上涂了有星点亮光的浅红色唇膏,上身穿了件贴身的 橙色T恤,凸现出她丰满的乳房,下身穿着黑色紧身皮裤,脚蹬一双高跟长靴, 更彰显了她修长的美腿,相信她走在大街上,能吸引百分百的男人的目光。 
  哇!自己的老板真漂亮啊!这也是宗元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成熟美女,他 不由得看呆了。
 
  李总似乎早已习惯男人那种目瞪口呆的样子,将她长发往后一甩,侧着头, 笑着问:「你在看什么啊?这么入神?」
 
  「我。。。我,没有啊,李总。」宗元尽力掩饰着自己的窘态。
 
  「别叫李总了,把人都叫老了。就叫李姐吧。」
 
  「是,李总,不,李姐。」
 
  「嗯,这样才乖嘛。知道我叫你来干什么吗?」
 
  宗元摇摇头。
 
  「有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你。明天我有事,你替我去见两个重要客户。」 
  哇!宗元的心跳在加快,没想到老板对自己这么器重,上班刚两天就交给他 这么重要的任务。
 
  「这两个客户对我们公司非常重要,一定要把她们陪好。她俩可都是绝色的 美女呀,到时候我们的小帅哥可不要失态噢。」李总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宗元脸一红,点头答应着。
 
  「你是第一次去见客户,没有经验。我叫了点外卖,一会儿你就在这吃饭, 我好好教教你。」
 
  受到这样的礼遇,完元真是诚惶诚恐了。他想假装推辞两句,可这时有人敲 门。原来外卖送来了,是西餐,有比萨、烤肉,还有一瓶红酒。
 
  李总开了音乐,在悠扬的小夜曲中,她已经起身坐到了宗元的对面,开了红 酒,让宗元把自己的杯子倒满,她自己也倒了一点,开始和宗元边吃边聊。 
  「明天把自己打扮得帅一点,给人家留个好印象。」李总笑着说。
 
  「嗯,一定。」
 
  他们聊着,吃着,喝着,一会,多半瓶红酒就喝下去了,90% 都是宗元喝 的。
 
  这红酒还真有后劲呢,宗元感到有点头昏了。
 
  「有女朋友了吗?」
 
  「啊?哪有啊。」孙完元没想到李总这个时候会问这个问题。
 
  「瞎说了,你们大学生男孩子有几个没有女朋友的?你又长得这么帅。」 
  被自己的美女老板这么夸奖着,又是被问到这么一个敏感的问题,宗元很不 好意思,脸一下子红了。
 
  「害羞了,男孩子也会害羞啊。不会还是处男吧?」李总半开玩地笑着说。 
  宗元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啊?真的呀。」李静故意惊呀似的笑咪咪地说。她说着站起来坐到了宗元 身边,手一下伸过来放到他的大腿上。宗元一下子感觉心跳加速,血往上涌,有 点乱了神,感觉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下面也迅速充血,那位置的牛仔裤明显 突起。他已有迷糊的感觉了。
 
  李静当然注意到了男孩子的窘态,她并没有把手抽回去,而是把手伸向了宗 元的皮带,一双玉手拉开了他的牛仔裤的拉锁,把手伸了进去……
 
  宗元无比地兴奋与紧张,他已不知所措,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任凭李静的 摆布。
 
  李静解开宗元的牛仔裤,把他的T恤衫往上掀起,一双玉手抚摸着他的胸膛。 
  宗元是一个标致小伙子,肌肉发达,体魄魁梧,体态优美,男性特征充分明 显。
 
  李静看得全身兴奋,喃喃地说:「姐姐好喜欢你呀,我的小帅哥!」说着把 她的嘴唇就凑了上来,一个悠长而深切的吻,同时把一只玉手伸向了男孩子的两 腿间……
 
  宗元变得异常兴奋,由于兴奋浑身都在轻轻颤抖。
 
  李静得意地一笑,开始用舌头和手抚摸他的胸肌。她显得异常兴奋,不由自 主地说:「好好陪陪姐姐吧,小帅哥!姐姐怕你明天被人家看上了就回不来了呀。」
 
  她说着便爬到宗元的身上,把他紧紧地按在身下,那温柔的小手拉着男孩子 那涨得不能再涨的阴茎就坐了下去。
 
  男孩子的阴茎在李静湿润滑顺的阴道中畅通无阻,一下就插了进去。完元兴 奋得「啊」了一声,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快感涌遍全身。想到自己的阴茎正在插进 自己的美女老板的体内,他好似在梦幻中一般,激动得全身颤抖。
 
  李静看着被压在自己身下的这个美少年、这个童男大学生那如醉如痴的样子, 真是春心荡漾,她双掌放在完元的腹部,并微微前推,然后身体蜷屈头低下来, 后背向后挺,摇动屁股,通过自己身体的上下起伏,开始套弄男孩子的阴茎。 
  在一伸一缩中,完元的阴茎、龟头在那狭窄的阴道里摩擦着。啊!时间停止 了。一股无法言表的快感让完元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他迎合着李静,臀部前推, 阴茎一次一次深入她的体内。
 
  而李静则狠命套弄,并幸福得闭上了那痴颠的眼,尽情地享受处男大学生的 身体,那披肩长发随她身体上下的起伏不断扫过完元的脸颊。
 
  完元被李静的淫荡所激励,心跳加速,用力搂住李静的粉腿,开始将他的阴 茎上顶。
 
  这时的李静好像骑了一匹小野马一样上下震荡着,不过,这匹「马」却能进 入身体取悦她。……
 
  「哇……啊啊……」李静感觉出火热的龟头碰到子宫上,强烈的快感让她兴 奋地叫了出来。
 
  而完元则用手支撑住李静那软绵绵的上身,连续用阴茎猛冲,那如饥似渴的 阴茎,在缩紧的阴道里来回冲刺。
 
  「啊……啊……啊……」李静一面发出呻吟,一面用阴道不断地夹紧完元的 阴茎,用全身的重量,接受处男阴茎的每一次冲击,从子宫里涌出的快感,令她 把自己完全投入。只见她咬紧红唇,双手放在完元的肚子上做支撑,让屁股上下 活动:一旦阴茎进入到根部,就慢慢抬起屁股,让龟头在阴道里摩擦嫩肉,然后 再次将阴茎深深插入……
 
  「啊……啊……加油……啊……啊……」此时的李静已淫荡万分,嘴里不断 的发出呻吟声,偶尔伸出舌尖舔舔上嘴唇,并不停地上下前后左右摇动她的屁股, 涌出的淫水通过男孩的会阴、屁股沟已湿透了床单。
 
  「啊啊啊……」第一次享受人间快乐的完元更是兴奋得不能自已。他浑身颤 抖着、大声呻吟着,屁股一紧,阴茎用力一挺便射精了。……
 
  由于有任务在身,第二天早晨,尽管比较疲惫,宗元还是按时起来了,冲了 个热水澡后,换上最得意的衣服,就出发了。
 
  按照李总给的地址,宗元找到了那座豪华别墅:「美红公寓」,就是这。 
  一个18/ 9岁的漂亮的小女生开了门。那女孩一幅小巧玲珑的样子,乌黑 的长发,白色的衬衣,蓝色牛仔裤,那得体的装束,那靓丽的面容,看上去是那 么青春洒脱、活泼可爱。宗元说明来意,她冲宗元莞尔一笑,把他领进了别墅。 就是那莞尔一笑差点没把宗元的魂勾走。
 
  客厅里两位看上去二十几岁的天仙般的美女已经在那里等侯了。见宗元进来, 她俩一起迎上来。
 
  小女生介绍说:「美红姐、秀平姐,他就是李总介绍的那个帅哥。」说着她 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偷偷地笑了笑。
 
  两位美女笑盈盈地上下打量着宗元。只见他眉清目秀、五官端正,身高17 8公分左右。上身穿着一件崭新的白色衬衣,下身穿的是一条过水的淡蓝色牛仔 裤。
 
  白皙的皮肤,宽厚的肩膀,饱满结实的胸肌,油亮黑色的头发,挺直的鼻架, 有棱有角的嘴巴,清秀帅气的脸庞,大而明亮的眼睛,弯弯的眉毛透露着一丝幼 稚和顽皮!圆滚滚的臀部和清晰分明的臀分线显得特别性感,浑身上下充满青春 气息。
 
  被两个美女这样盯着看,宗元的脸有点红了,很不好意思地说:「两位小姐 好,我是李总介绍来和你们谈生意的。」
 
  「嗯,不错,挺帅的小伙子。」那个叫美红的女孩很满意似地说。
 
  「你别着急嘛,小帅哥。生意一会儿再谈,先坐下喝杯饮料。我们还得给李 总打电话报告一下呢。小娟,拿饮料呀。」那个叫秀平的女孩说。
 
  原来小女生叫小娟。不一会儿,她端上来三杯饮料。那个叫美红的美女开始 给李静打电话。
 
  「李姐,你真行啊。从哪弄来的这么帅的小帅哥啊?」她笑嘻嘻地说。 
  什么叫「从哪弄来的」,宗元听着心里有气,但对方是美女,又是自己公司 的重要客户,他不好表现出来,只好端起杯子喝饮料。也真是渴了,他一口气喝 下了半杯。
 
  「嗯,一定是路上渴了,多喝点吧。」那个叫秀平的美女好象挺关心地说。 
  宗元又端起杯,把剩下的饮料也喝了。
 
  「是啊,李姐。很满意。放心吧,有这么出色的小帅哥,那笔业务合同今天 就签。」美红一边用眼睛瞄着宗元一边对着手机说。
 
  「哈哈,怎么?舍不得了?你也过来吧,中午我们一边品偿美味,一边签合 同……好,就这样。」
 
  放下电话,美红对宗元说:「中午你的李总也过来。」
 
  「是吗?她也过来呀。」宗元有点不解地说。
 
  「她呀,有点舍不得你呢,过来和我们一起吃美味呀。」美红神秘地说。 
  「美味?什么美味?」宗元更迷惑了。
 
  「就是小帅哥你呀。」秀平笑嘻嘻地说。
 
  「啊?!什么?」宗元一惊,急忙说:「两位小姐,不要开这种玩笑啊。」 
  美红瞪了他一眼:「谁和你开玩笑了?」她说着和秀平还有小娟一起向宗元 围了过来。
 
  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宗元的心头:难道她们要抓我?「女孩子不要这样!」 
  他说着想站起来反抗,顿时觉得头晕眼花,四肢无力,瘫软在沙发上。原来 饮料里有药。他感到后悔了,后悔不应该轻易就喝下那饮料,但是一切已经晚了。 
  三个美女分别抓着他的腿和胳膊,把他连拉带推地押进了厨房。挣扎中,宗 元感到厨房里阴森恐怖:中间的一个瓷砖台子处有一个长条形的案板,案板四周 用螺栓固定,两头各放着一台多用绞肉机,底下是几个大圆桶,每个桶里面都套 着一层黑色塑料袋。在右边,距墙一米左右有一条两米多高的横杠,长长地纵贯 两头,横杠被几根立柱分成几个相等的大约一米半宽的区间,每个立柱上都挂着 一条长长的塑料水管,每个区间的横杠上又都有两个相同的大铁钩,在对着横杠 的地上是一条半尺深一尺半宽的U型水槽。
 
  这哪是厨房,分明是一间屠宰室。宗元一阵恐惧,不停叫喊着,努力挣扎着, 但在几个女人的束缚下,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无用的。很快,他被脱光了衣服, 绑住双手被按倒在那长条形的案板上。
 
  宗元还在努力地挣扎着,美红和秀平暂时按住他,小娟则转身到横杠旁,拿 出一件防水的油布围裙系好。她走回到宗元的旁边,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她抚摸 了一下他的胸膛,一双玉手稍微有些颤抖。
 
  宗元也张开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把自己心底里发出的那一种怪异的渴 望压抑住,因为抚弄他的毕竟是打算要他命的绝色小美女。但植物神经仿佛并不 受大脑的支配,也许正是因为死亡的临近诱发了他身体里最原始的需求,他的下 体很快便肿胀发硬了。
 
  毕竟是年轻小伙子,在美女面前出丑使他羞臊不已,不自觉地夹紧双腿,并 把膝盖微微弯起以便掩藏自己的羞处。但这更刺激了敏感的器官,他那调皮的小 弟不受控制的膨胀了。此时宗元已羞得面红耳赤、无地自容,顾不得挣扎喊叫了。 
  小娟看了看躺在案板上的男体,抿着小嘴笑了笑,弯腰抄起了一把雪亮的尖 刀。此时的宗元就象傻了一样,眼睛直直地看着她一动不动。
 
  小娟让美红和秀平侧过宗元的身子,顺势往前一推,正好使他的头颈探出案 板外,而后自己压在了宗元的身上。接着,她左手抓住宗元的头发用力往后一拽, 迫使宗元仰起了白皙的脖颈。
 
  宗元「啊」了一声仿佛一下子从梦中惊醒,他一眼看见小娟手中那把雪亮的 屠刀,顿时拼命地挣扎起来,「不!不!不要啊!我不要死……」他的声音是那 么的可怜无助。他感到自己正在像一头猪一样被人宰割,而且那叫声也正如待宰 的小猪。他的手在绳索里用力转动,想挣脱出来,屁股左右扭动着,两条腿也是 同样无助地乱蹬着。
 
  但小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对宰杀肉畜很有经验,加上宗元的双手被反绑被 两位美女按着,挣扎是无计于事的。
 
  「别叫了,小子,认命吧。」美红狠狠地说。
 
  「让他挣扎吧,这样可能肉质会更鲜嫩些。」秀平笑着说。
 
  小娟看了身下拚命叫喊挣扎的男孩一眼,不说话,左手又用力往后拽了拽, 同时用右手的指尖按了按宗元的颈窝,而后把刀尖直指上去。
 
  宗元的挣扎更加猛烈了,他的头和上身被小娟控制住,双手被绑不能动,只 有那两条健壮的大腿在自由地拼命乱蹬。他不停地叫喊着,求饶着。
 
  小娟很有经验地压住他的身体,让他的上半身动弹不得,同时抓紧了他的头 发,冲他淡淡一笑,将刀按了下去,锋利的刀尖一下子刺进他的颈窝。
 
  「啊——」宗元一声短促的惊叫,继而拼命扭动着身子,「不要,不要啊— —」
 
  死亡是那么恐怖,正一步步向他靠近。宗元感到自己的腹肌强烈地收缩着, 收缩得发出阵阵剧痛,同时把强烈的便意向两脚间传播,括约肌无助地抽搐着, 不知道应该把冲向那里的排泄物留住还是放走。宗元感到自己的意志再也无法指 挥自己的身体了,于是把一股快意分别从尿道口和肛门释放了出去。
 
  小娟正把尖刀向宗元的颈窝处刺进去,忽然有一股臊臭味儿冲进鼻子,她扭 头一看,原来身下的猎物已经连拉带尿了。三位美女禁不住「扑哧」一声都笑出 了声。
 
  「哈哈,这小子竟然吓得尿失禁了呀。」
 
  「不对,是连拉带尿啊。」三个美女们嘻笑着。
 
  此时宗元已经感觉不到羞辱了,有的只是死亡的恐惧。尖刀把他的颈窝割开 了,他起初感觉到的是轻微的疼痛,然后是浑身剧烈的痉挛,他拚命挣扎着,不 停喊叫着,求饶着。
 
  小娟哪管这些,只见她用力将刀一推,那锋利的屠刀一下子没入宗元的颈窝, 径直刺向了他的心脏。
 
  「啊——」宗元惨叫一声,浑身骤然一紧,与此同时他两条大腿猛地往外一 蹬。可怜的宗元明显地感觉到那冰冷的利器从自己的颈窝直钻进自己的胸膛深处。 
  说时迟那时快,小娟的屠刀早已精准地刺穿了宗元心脏上面的主动脉,就见 她将刀把一拧迅速地抽出屠刀。顿时,宗元的鲜血狂喷而出,与此同时他发出了 最后一声凄惨的叫声,这叫声拖着长长的滑音渐渐地由强而弱。他的呼吸却是越 来越急促,他的肚皮急剧地起伏着,那两条修长健壮的大腿还在徒劳地乱蹬。 
  此时的宗元清楚地知道正在发生着什么,也明明白白地感觉到了那利刃穿心 的剧痛。他不想死,可他却再也无力改变这一切。
 
  小娟用嘴叼住刀背,空出右手抠住宗元的下巴,就这样一双玉手死死搬住他 的头。鲜血汩汩地直喷进盆里,在盆里溅出无数鲜红的血泡。
 
  宗元的身子开始剧烈地抽搐,他那白嫩嫩的肚皮急剧地一起一伏,他的呼吸 也显得异常急促,他那两条大腿还在不停地踢蹬,只是没有了原来的力度。 
  美红她们睁大了眼睛看着宗元被宰杀的过程,看着他痛苦地抽搐、抖动,一 股兴奋与冲动由然而生。特别是美红,兴奋得下面都湿了。
 
  时间不大,宗元的鲜血就流了大半盆,他颈窝处的血流慢慢地不再汹涌,他 的身子也渐渐安静下来,他的肚皮一瘪一瘪地抽动,他的鼻孔里也只剩下一口一 口向外呼的气。
 
  小娟知道,自己压着的猎物就快就要断气了。她右手托住宗元的后背,左手 开始从他的小腹用力往上挤压,以便让他内脏里残存的血尽快流出来。她的玉手 将宗元的小腹深深地压瘪下去,而后缓缓向前用力推挤。宗元的小腹此时显得异 常柔软,一股难以名状的快感从小娟的掌下传遍她的全身。她一遍一遍地反复挤 压,尽情享受着那种让人心醉的舒爽。
 
  宗元的意识开始模糊了,他感到自己的声音被突然卡断了,从胸腔里冲出的 气体直接从脖子上的切口短路,带着一股细细的血雾喷向了空中。窒息的感觉使 他的胸腔快速而用力地起伏着,却只是带着呼噜声一次一次地将血雾射向半空, 再落在他的头上和脸上。他那张英俊的脸因惊恐和疼痛而扭曲了,洁白的面颊上 落下点点鲜红。他不再感到有任何的痛苦,他的脑子里陆续出现了各种支离的画 面,一会是旋转的舞台,一会是满眼的鲜花,一会又是美女手中那把带血的屠刀, 他又仿佛看见自己被倒挂一高高的横杠上,正被美女开膛破肚,拉扯着他的肠子。 
  突然,宗元的身子猛地一挺,两腿拼命向后一蹬,就好象他还有再挣扎的力 气一般。小娟反应极快,她急忙用左手用力往前一推,一下挤到了宗元的心窝。 
  就见宗元的颈前刀口一开,又一股鲜血咕嘟一下冒了出来。随之,宗元长长 地呼出一口气,全身软软地瘫在了案板上,他那两条健壮的大腿无力地抽动了两 下,再也不动了。
 
  小娟再次挤压宗元的肚子,刀口处只冒出几串红红的气泡。她解开宗元手上 的绳子,把宗元仰面翻过来。宗元四肢伸展,头无力地向后垂仰过去,他那散发 着青春活力的健康的胴体依旧那样的完美迷人,只是那再也不再起伏的肚皮证明 着他已经彻底地变成了一具英俊的男尸。
 
  小娟眼看着宗元的颈窝冒出一串串的气泡,她知道他的血流完了。她把手一 摆,带成成功者的微笑说:「好了,搞定!」
 
  美红和秀平松开双手,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真没想到这个臭小子还真能折 腾。」秀平拍了拍宗元的脸蛋儿说。
 
  「哇,真过瘾!和杀猪一模一样。」美红回头看了看旁边的小娟说。
 
  「嗯,是啊,我小时候在农村看过杀猪的,同样从血脖儿一刀刺进去,也同 样是一刀直取心脏。」秀平很有经验似地说,「不过,比起杀猪来可是又干净、 又省劲、又过瘾。」
 
  就在美红和秀平说话的同时,小娟在宗元的两个脚腕上各扣住一只足环,而 后拉过横杠上的两个大铁勾,分别勾住宗元两个脚腕上的足环,按动柱子上的按 钮,宗元的身体被铁勾勾住双腿缓缓吊起,最终被呈丫字形倒挂在横杠上。小娟 摘下水管打开阀门,清澈的水柱直击到宗元身上,洗去失禁的屎尿,并把整个躯 体冲洗得干干净净。
 
  明亮的灯光下,宗元那近一米八的身体呈丫字形倒挂在架子上,浑身布满晶 莹的水珠儿,这使得他那本来就白皙细嫩的肌肤更显得无比的娇嫩诱人。他的两 手无力地垂到地上,他的两支大脚分别被铁钩钩着脚踝扯开在铁架两端,大腿间 呈直角分开,生着黑毛的生殖器无精打采地耷拉着。
 
  几个美女都不错眼珠地直盯着宗元的每一部位,都不由得大口大口地咽着口 水。
 
  美红伸手捏了捏男尸两条大腿,满意地说道:「这么多的肉,看来够我们几 个大吃两顿的了。」她的动作和言语把在场的美女都逗乐了。
 
  小娟把一只大铁盆放到了宗元身下,并拿起一把无比锋利的尖刀,她拍了拍 宗元的肚皮儿,左手揪住宗元那软塌塌的男人器官,同时把那浓密的毛抚到上面, 而后右手的尖刀直顶到宗元的小腹底部。就见她手腕稍动,那锋利的刀尖便无声 地嵌进那细嫩的皮肉,尖刀沿着那条淡淡的腹线缓缓下切,利刃过处,宗元那白 白嫩嫩的肚皮自动地左右翻开。只见薄薄的肉皮儿下先是乳白又稍稍泛黄的脂肪, 底下便是鲜嫩馋人的细肉。从里到外层次那样鲜明。
 
  尖刀切过宗元的肚脐又径直切到了他的心窝。这时小娟略弯下腰,左手扶住 宗元的胸脯,右手的尖刀又径直割到了他颈窝的刀口。于是在宗元的身子前面出 现了一道笔直的纵贯胸腹的长长的裂口。她直起身来,看了看眼前的肉体,刀衔 口中,双手掐住宗元的腰,两个拇指相对一扒,宗元的肚皮充分裂开露出了最底 下那层薄薄的腹膜。透过那半透明的薄膜,宗元的内脏依稀可见。
 
  小娟把地上的大铁盆又摆了摆,这才开始了下一步的工作。她左手撑开宗元 小腹底部的皮肉,右手用刀尖轻轻划开了那里的腹膜。她刀交左手,将右手的两 个手指从那腹膜的破处插进了宗元的小腹。里面热乎乎的,仍然保持着原有的体 温。她的玉手触到了一样滑滑腻腻的囊状物,她知道那膀胱,在其旁边就是那个 只有男性独有的精囊等物了。
 
  小娟歪头似乎露出神秘地一笑,就见她右手刷地往下一划,再看宗元的肚皮 突然一下子左右分开。顿时那里面的小肠大肠呼噜一下流了出来。原来,小娟用 她的指甲从宗元的小腹底部只是那么轻轻地一划,宗元的腹膜便被一劐到底。宗 元的腹腔被彻底剖开了。
 
  接着美红和秀平用两支不锈钢管制成的钩子把他的肚皮钩住向两边扯开,露 出里面的内脏。小娟就用刀先割下了宗元的膀胱、腰子、精囊等器官,而后双手 插进宗元的体内,由上而下往外一扒,宗元腹内剩下的内脏被一股脑地掏了出来。 
  紧接着,她又划开宗元的横隔膜,熟练地摘除了宗元的心肺。至此,宗元的 内脏被彻底掏空,横杠上只剩下一具性感的躯壳。
 
  小娟把满满的一大盆内脏端到一边,挑出宗元的心肝,单独放到了一个托盘 里。接着把宗元的两条手臂齐肩割下,放到了左边的案板上。
 
  接下来,她左手抓住宗元的头发,右手的尖刀垂直插进他的颈窝,随后将刀 绕颈一转割开了那里颈部的筋肉,她刀衔口中,双手搬住宗元的人头用力一扭, 就听「喀嚓」一声脆响,宗元的颈骨折断,那颗漂亮的人头被生生扭了下来。 
  小娟把手中的人头放到一边,就又摘下水龙头把宗元的身子从下到下从里到 外彻底地冲洗了一遍。接着她两手扒开宗元的肚皮,宗元的腹腔里早已空空如也, 那滑腻细嫩的内膜紧贴着腔壁,那粉嫩的肌肉包围着骨骼尽现眼底。随后,小娟 左手捏住男孩的独有器官把它提起,右手用尖刀一下就割了下来,又用玉手揪住 那肉囊,连里面的东东一同割下,又顺势剜下了他的肛门。她把手中的东西在眼 挑着前晃了晃,放在一个大瓷碗里。整个宰杀过程结束。下面将是把宗元肉体大 卸八块,再剔骨割肉准备各种佳肴。
 
  这时,李静来了。
 
  「喂,李总,你怎么才来呀,也不帮帮我们处理你的小帅哥呀。」美红一见 面就说。
 
  「有你们就行了。哪还用得上我呀。」
 
  「不是吧?是舍不得吧?」秀平取笑着李静。
 
  「两个妹妹看上了,我舍不得也舍得呀。」
 
  三位美女说笑着回到厅里,一边喝茶一边等着娟子在厨房做美味。…… 
  快到中午了,大家都闻到了厨房飘来的肉香。美红拿出一瓶高档红酒,三位 美女每人倒了一杯。这时小娟托着盘子把菜也陆续地送了进来。房间里顿时充满 了诱人的肉香。小娟热情地介绍着菜名:有清蒸肥臀,肚皮扣肉,粉蒸肉,爆炒 肝尖,炒腰花,望着这满满一桌美味佳肴,三位美女的口水直往肚子里咽,肚子 也跟着咕咕地叫起来。李静热情地招呼秀平、美红趁热吃。
 
  「太吸引人了。」秀平笑着说,她把注意力集中在清蒸肥臀上。肥臀是用一 只椭圆型的大瓷盘盛放的,显得分外的肥嫩。秀平用筷子戳了戳,浓稠的肉汁立 刻突突地从戳进去的洞眼往外冒,香味扑鼻。秀平赶紧用刀子切下一片肉放在自 己面前的小碟子里,等稍微冷一冷再吃。用肚皮肉做的扣肉、用腰子做的腰花、 用肝脏做的肝尖整齐的排在盘子里,飘出阵阵令人陶醉的醇香,真是色、香、味 俱全,让人食欲大增。美红赶紧夹了一片扣肉放进嘴里,酥烂无比,入口即化, 回味无穷。
 
  李静吃了一口腰花,举起杯中的红酒:「来,秀平,美红为了我们这么多年 的友谊干杯。」
 
  秀平也举起杯:「好,也为了我们生意合作愉快干杯!」
 
  三个人边喝边吃边聊。
 
  秀平叉起了一片肉沾了些调料放进了嘴里:「哇!香!真好吃,又细又嫩!」 
  她由衷地赞叹道。
 
  「好吃吧?好吃就多吃点。」李静微笑着说。
 
  三位美女一边吃肉一边品评着肉的味道,还不忘用纸巾擦拭唇边的油脂。 
  美红又叉起一片肉放进嘴里,再喝了一口红酒,一种别样的滋味立刻充满了 她的口腔:鲜美中带着一丝丝的酸甜,肉香混合着酒香。真是软烂鲜嫩、肉香飘 荡、味美爽口。
 
  「哇,肉质太鲜美了!什么飞禽走兽都比不上这特鲜肉呢。」美红一边吃一 边赞叹到。
 
  「是啊,真是太美妙了,小帅哥宗元!」李静说。
 
  「这美妙的滋味会让我很难忘的。」秀平也满足地说。
 
  三位美女吃着说着,不时发出甜美的笑声……
 
  这时小娟又送来了脚掌汤。是用一个棕色的陶瓷闷锅装着的,锅里的汤并不 多,配有几片冬笋和一些木耳,飘出阵阵浓郁的香味。白嫩细腻的宗元的两只脚 掌一半浸在汤里,一半露在上面,脚掌的形态竟然和生的差不多,让人看了垂涎 欲滴。
 
  秀平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锅里的这两只脚掌,用筷子对着其中的一只一戳,只 轻轻拨弄了一下,皮肉和骨头就立刻分了家。她拿起汤勺呷了一口汤,味道鲜美 极了。她发誓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鲜美的汤。
 
  李静不解地问小娟:「这小子的脚掌这么熟烂,为什么形状看上去还跟生的 一样?而且汤的味道还这么鲜美?」
 
  小娟有一丝得意的说:「这是用特制的陶瓷闷罐经过高压蒸出来的,所以看 上去脚掌的外型没有什么变化,但骨肉早已烂熟了。而且只熬了那么点汤,真的 是原汁原味啊!味道一定鲜美呢」她说着为三位美女每人盛了一碗汤,还夹了几 块脚掌上的嫩肉。
 
  三位美女一边喝酒一边吃肉一边聊天,不知不觉吃了两个小时。餐桌上的菜 肴除了扣肉和粉蒸肉油腻了点还剩下几块外,其他的菜全都被她们一扫而空。脚 掌汤也被吃得精光,只剩下一堆小骨头。
 
  最后,小娟把宗元肥嫩的阴茎切成圆片放入由冰糖、肉汁┅┅等等调成的油 膏当中搅和,拿起之后洒上芝麻,送到三位美女面前说:「三位老板,尝点饭后 甜点吧。」
 
  秀平尝了一下∶「嗯┅┅果然舒口无比……」
 
  李静和美红也都夹起一片像那阴茎片放到嘴里,一致称赞是绝对的美味。 
  已经吃得饱饱的了,再也吃不下去了。但此时宗元的肉体还剩下两条已被剁 掉双腿的健壮的大腿、两条手臂连着两只手,还有一个重要的器官,即宗元的阴 囊和两粒睾丸。
 
  三位美女坐到边上去一边喝着龙井茶一边聊着天,讨论着剩下的美味怎么办。 
  美红提议把宗元的两只手从手臂上剁下来,经防腐处理后,用透明橡胶当艺 术品塑封好,由美红和秀平各保存一只留作纪念。那一对睾丸用保鲜盒封好,由 李静带回处理。两条大腿和手臂烧烤后作为几位美女的夜宵。
 
  晚上,当李静驱车离开的时候,由于吃得太饱,她的肚皮还有点发涨。她开 着车,想着回家后如何处理用保鲜盒装着的两粒鲜嫩的肉丸,眼前不由得又浮起 了那肉丸的主人——那个帅得让人心动的名叫宗元的男孩子——那个把处男童贞 献给自己的纯洁可爱的大学生的身影。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