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相亲那些事】(01)
【相亲那些事】(01)
 字数:47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相亲遇到的纯炮友安安
 
  年过三十,开始被催婚了,家里人不停给介绍对象,特别是到了分公司之后, 离得老家近了,被逼相亲的次数更多。遇到的人多了,各种奇葩事都有。 
  前几天回老家参加婚礼,就遇到这么一次。说实话,我真没想到老家的姑娘 已经这么开放。
 
  那一天,是老爸的同事的儿子结婚,那新郎是我哥的同学,我们一大家子连 人带车都去参加婚礼了,我开回去的是公司的奔驰,成了婚车,司机是我哥,我 很悲催地客串了一把伴郎。
 
  那姑娘是伴娘,还没见面时,介绍人已经把她夸成一朵花。但我上当多了, 是不好被忽悠的,我老家的姑娘普遍早婚,像她这花一样的姑娘还没嫁出去的很 少。人漂亮自然追求的多,俗一点就是人美逼受罪,我不相信在外多年,打扮时 尚的姑娘会没有情史。可能是介绍人听说过我的挑剔,没有多说。
 
  刚见面确实被惊艳了一下,那姑娘个头挺高的,身材苗条,蹬着小高跟看上 去跟我一样高。她穿着白色的蕾丝连身包臀伴娘裙,把自己包裹得凹凸有致,算 得上是花容月貌。哦,可能是我对长发白裙、身材高挑的美女没有任何免疫力, 这种打扮的女子在我心里的保底分数是75,如果是白色连衣裙,那就可以无视 脸蛋,妥妥的九十分……
 
  虽说算不上一见钟情,但是很有好感,然而,事实狠狠给了我一记耳光。 
  婚礼没啥好说的,就在新郎家的大院里,我和新娘坐好背景墙就OK了。 
  婚礼之后,就是万年不变的闹洞房,在喜宴开始前,闹一闹图个热闹。 
  作为个未婚者,为避免哥哥们报复,我一般都是默默站在角落里做个拍摄者。 新郎这边的朋友都是熟人,可能是听说了伴娘是别人介绍给我的,也没有闹她, 就把她往我身边一推就算闹过了。
 
  这两年不知道咋回事,闹洞房跟打仗似的,在洞房内就没有幸免者。一位大 哥不知是有意无意,在混乱中把伴娘推到了我身边,伴娘当时正在转身,一个不 留神被推个趔趄。
 
  我手里举着单反正拍得起劲,匆忙中只能猛闪身,伸出一只手把她捞住。 
  巧合,绝对是巧合。
 
  我的手居然伸进她的胸前的深V里,不偏不倚探进她的bra,握住了…… 两片硅胶。
 
  当时洞房里很乱,我站在墙角衣柜边,身边的人看到我扶住了她,也没在意, 继续闹新郎。
 
  我那个尴尬和小爽了,吃人豆腐当然很爽,尴尬是因为手里居然是硅胶胸垫 ……
 
  当时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女骗子,然后有意无意隔着胸垫摸了两把那个奶子。 我保证,那一刻绝对没有淫邪的念头,我只是单纯想知道那个尺寸,心里很好奇, 已经是C了,为毛还要垫。
 
  由于在研究这个问题,不免多捏了两下。
 
  伴娘也愣住了,红着脸搂住我的胳膊不敢动,任由我揩油,可能是被我捏疼 了,才掐我的胳膊。
 
  就这两秒钟,新娘好像觉得不对,也看过来了,我赶紧帮她把胸垫复位,把 手抽了出来。
 
  这个小尴尬之后,我们一直不在状态。她可能是被我察觉到小秘密之后有些 尴尬,而我一直在回味手感。
 
  两个人就一直在角落里看人闹,直到有长辈催着入席。
 
  由于新郎被扒了衣服,新娘也要换礼服,我跟伴娘也要换衣服,当然不是在 一个房间。
 
  不过,正好是对门两个房间,我俩换好衣服,这一层就剩我俩人了,我俩同 时开门,互相给个尴尬的表情。
 
  占了人便宜,我先道了个歉,她也知道是意外,没说啥。
 
  当时她又换了一件低VT恤,下身是包臀小短裙,我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 问了句:你那两片又垫回去?
 
  她大羞,有尴尬也有做作,抬腿踢我屁股一脚。我早有准备,没有躲,而是 把腿往后翘,正好在她落脚时把她勾住。她失去平衡,又往我怀里趴。
 
  这一次我没有再去抓胸,因为有人上楼了,我扶好她,顺手在她挺翘的臀部 抓了两把。不是拍,不是摸,而我握住她一半屁股。
 
  那一刻,她一定把我当作了色狼。
 
  不过,我对她的好感度也下降不少,被一个男人抓了屁股居然没表示,含羞 带臊的表情让我觉得她玩得很开。
 
  我不喜欢玩得很开的女人,这让我想起纠缠我一段时间的琪琪,心里给伴娘 贴上这女人很开放的标签,我抱着找乐子的心态开始跟她搭话。
 
  伴娘自我介绍说是做服装销售的,在我分公司附近的本地最高档商场工作, 自己租房子住,有个分手半年的男朋友。
 
  初次见面,我没追问太多,一般都是她说我听,不过她话语间的闪烁的措辞 和经常偷偷翻看微信的频率,让我半信半疑。
 
  宴席过后,年轻人继续玩乐。新郎包了朋友开的台球厅,为特意从外地赶回 来的朋友们提供个叙旧的地方。我俩被新娘单独安排在一个桌上,打球聊天。 
  正玩着的时候,她电话、微信不断,我也没了兴致。只是中间无意中还看到 一条微信,是他男朋友发的,说是晚上等她回去。
 
  当时那个尴尬,她穿帮后立马解释,我不想跟她多纠缠,假装信了,反正心 里就不想再跟她交往了。
 
  还有一个细节,一次我蹲下捡球,她在我面前伸懒腰,我看到了她纤细的腰 身,注意到她肚脐下有条妊娠纹。
 
  后来,跟大队人马一起去K歌,哥哥们都是麦霸,我俩又坐一起聊天。由于 已婚男女很多,玩得、聊得尺度很大。包房里灯光很暗,我俩坐得很近,没有搂 搂抱抱,也是紧紧靠着。
 
  当我护佑哥哥们一年多没做爱时,忍不住转到她耳边问了她一句。
 
  「半年……半年吧,半年前我们闹分手之后,我就没在让她碰过我。」她说 这话时有点心虚。
 
  我听出来了,依然是假装信了,伸出舌头舔了她的耳垂一下。
 
  神啊,她居然没有反应,端着酒瓶的手都没颤抖。
 
  当时,我腹中就升起一团邪火,继续挑逗她:这些人太黄太暴力,我们出去 找点别的乐子吧。
 
  她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下来。
 
  当时,我有种在酒吧搭讪的感觉,头一次知道淳朴的家乡妹子会跟第一次相 亲见面的人玩得这么开。
 
  找乐子,能找什么乐子。
 
  这家KTV的老板也是我哥同学,我出门找到服务员让他给我单独开了个小 包,不让人打扰。
 
  至于乐子,还有别的吗?
 
  随便点了一首歌,我就把她抱住了,姑娘象征性地扭动了一下,从我怀里妞 出去,又去点歌。
 
  当我第二次抱住她的时候,她没有挣扎,递给我一个麦,让我跟她合唱。 
  酒意微醺,孤单寡女的,谁有心思唱歌。
 
  我让她背对着我坐我腿上唱歌,我抱着他,禄山之爪上上下下检查她的身材, 取出四片胸垫,重点给她做胸部保健。
 
  摩擦是会升温的,她身上越来越热,唱的歌也开始跑调。等我解开她的胸罩, 把她转过来时,她的胸前已经出汗,身体急切地前倾,准确地将一只乳房塞到我 嘴边。
 
  我毫不客气地含了进去,听她不再唱歌,改成了呻吟,我又把麦塞给她,让 她继续唱。
 
  姑娘的声音里堕落更多喘息和鼻音,我占领了高地,顺势向盆地进发。 
  姑娘沉浸在歌声里,只是在我掀起她裙摆时微微起身配合了一下,在我们身 体之间,给我留出一个把手伸进去的空间。
 
  这时,丁字裤已经形同虚设,下面已经水湿,我的中指擦过她的阴蒂,她的 阴蒂很大,像颗黄豆,而且很敏感,我只是好奇地揉捏两下,她就开始不停颤抖。 
  我不想那么早取悦他,手指顺着唇缝便探进那边泥泞之地。
 
  我的手指还不及在周遭探索,她便开始腰身一沉,身子向后供,亮出整个下 体迎合上来,一只手放下来握住我的手,贴住那片燥热的所在。
 
  我毫不客气地把中指伸进去探路,在姑娘发出的舒爽喘息声中抽了出来,然 后再把中指和食指一起伸进去,时而合并探索深谷,时而微叉摩挲肉壁。 
  随着我的动作,姑娘的喘息变为呻吟,不再唱歌,两只手一起伸向我的腰带, 急不可耐地拉开腰带,紧紧握住我的小弟弟,上下套弄。
 
  我感觉到舒爽后,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大。
 
  她愉快地呻吟着,手上动作也越来越快。
 
  约莫十来个回合,姑娘停止了动作,在我耳边急切地催促:别玩了。
 
  不玩了,要做什么?我故意逗她。
 
  快点。她又催。
 
  我手上动作立刻加快。
 
  我不要这个。她真的急了,开始咬我耳朵。
 
  我心里笑开了花:不要这个要哪个?
 
  她没有回答,握住我的小弟弟引到她饥渴难耐的下体。
 
  我伸手拨开蕾丝小丁,从她手中接过小弟弟,在她的阴道口打转,一边打转 一边问,是不是想让我干你。
 
  快点干我。姑娘开始有点生气了,伸手去抢我的小弟弟。
 
  我把小弟弟往她洞口一放,腰部一挺就狠狠插了进去。
 
  啊,轻点。她狠狠拍了我两下,以示抗议。
 
  前戏结束,肉戏正是开始。
 
  这姑娘的阴道不太紧致,但她会紧握,双手搂住我,一边拼命呻吟,一边用 阴道一下一下地紧握我的小弟,节奏相当鲜明。
 
  知道是遇到了老司机,我也不敢怠慢,把她抱起来走到墙边,按在墙上抽插。 
  几下之后,姑娘打断了我,把我推开。我正在疑惑时,她掀起裙子,把腰玩 下去,翘起那白皙的臀部等着我。
 
  「是不是想起你男朋友了,不想看着我做。」我把她推到墙上,让她贴着墙, 用力干她。
 
  姑娘不接这茬:「这样深一些。」
 
  「比你男朋友插得更深吗?」我继续挑逗。
 
  她瞪我一眼,没有说话。
 
  我看她没有聊天的兴致,便低头猛干。
 
  姑娘伸出一只手捂着嘴,另一只手抵着墙,极力迎合着我的冲击。
 
  可能是动作太快,小弟弟被丁字裤刮得有点疼,我一慢,她不满意了,等知 道是丁字裤在妨碍,一边骂着我猴急,一边飞速褪下丁字裤。
 
  没有了束缚,她更加生猛,我听着音乐节奏,牢记九浅一深的要诀,沉着应 战,在她体内左冲右突,闪转腾挪,不想被她打败。
 
  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半年没做爱,那一刻她绝对是我见过的最饥渴的女人。 
  我俩就在KTV的地板上解锁了一个又一个姿势,直到点选的七八首歌都放 完,她才颤抖着着我要求暂停。
 
  我还没射,她说她已经高潮两次了。我不知道是耐力持久了,还是一直变换 姿势走神了。
 
  为了弥补我,她主动提出为我口爆,并大胆地把精子吞了进去。
 
  等她去洗漱时,我久久没有回过味来,那一刻有种没玩的感觉,因为这个女 人真的不一般,不只是开放。
 
  待她脸上潮韵散尽,我俩才又回到大包房。被其他人开了会玩笑,不知道他 们有没有看出异样,反正我不在乎,看上去姑娘也不在乎。
 
                补一节
 
  晚宴就在ktv旁边的酒店里,也是熟人开的。
 
  新郎新娘的同事们也来了,客人们更多。这一次主要是吃饭,我俩反而轻松 无事,于是她在我的蛊惑下跟我上了楼顶。
 
  楼顶没有灯光,空中没有月亮,我俩就在黑暗中梅开二度。
 
  可能是黑暗中她看不清我,也可能是没了相亲的压力,更加大胆一些,说了 很多:她与男朋友还在藕断丝连,那个渣男吃她的,用她的,住她的,玩弄着她 又背叛了她。她很想分手,但是那个男人是他第一个男人,她一直放不下。今天 之所以临时起意跟我疯一把,是想发泄一把,报复那个男人。
 
  那一刻我真的没了兴致,原以为是自己撩妹,结果是怨妇撩汉子。
 
  那一刻,心里受伤的我没有把她从天台小门那里又拖回来,扒下她的裙子, 强行插入。
 
  她嘴里骂我强奸,却根本没有反抗,被我用丁字裤堵上她的嘴以后,便一心 一意开始享受。
 
  我不想再被玩弄,一把把她拉起来,从后面抱住她插入,插进去后也不动, 只是伸手逗弄她的阴蒂。阴蒂是她的敏感点,被那渣男调教得特别敏感。 
  姑娘很聪敏,又开始有节奏地收缩阴道,一边骂我变态,一边用力吞吐我的 小弟弟,想要靠毫厘间的抽插快感来舒缓她体内的充实。
 
  不愧是老司机啊,我在她的套弄和挤压下很快,哦,十分钟或者二十分钟, 好吧,我不想说我被她征服了,总之就是射了,射得很痛快。
 
  说征服一点不夸张,她居然和我同时到的高潮,她先来,我紧随其后。节奏 是她控制的,不知道是不是潮吹。
 
  几天后,听她说,她为了留住渣男的心,特意向已婚妇女们学习床上功夫, 结果,那个渣男玩够了,依然不停出轨。
 
  到现在我都很鄙视那男人,当初我前任像个木头一样我都忍下来了,有这么 个尤物伺候他,他还不知足。真是……唉只可惜,我没有内射。那一天没有套套, 我担心出意外。
 
  后来,我们走了。
 
  后来,我们成了固定的炮友,只发泄欲望,不谈感情。
 
  其实那天晚上还做了两次,更加刺激,只是今天是没时间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