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老婆静儿的午夜应
老婆静儿的午夜应
小M终于离开了,我和静儿又过起了「平静」的生活。每天除了学校的事情外,就是一起吃东西,看电视,做爱。虽然已经经历了婚外两个男人的洗礼,静儿在床上还是那麽的容易害羞,不准我说她和那两个男人的故事,只是身体上好像敏感了很多,动不动就湿润润的。

  对了,还发生了一件事情。小M走后的那个月,静儿的例假推迟了好几天,最后虽然证明是虚惊一场,也不禁很是后怕,静儿也不住的怪我。

  终于有一天,静儿吞吞吐吐的对我说:「老公……要不我去吃药吧……这样……」「好啊!」我有点惊喜,想到:「这样就可以……嘿嘿……你懂的……」「听说好像还可以调理内分泌……有很多好处的……」静儿又补充道。

  于是静儿就从医院开了短期避孕药,好在我们已经结婚了,医生也没有说什麽。从此,小弟幸福的日子开始了。

  不知不觉,三个月过去了。不知道是不是被我滋润的原因,静儿的皮肤越发的好了,两个乳房好像也大了一圈,更加诱人了。穿低胸装的时候,总有男人目瞪口呆的盯着老婆。静儿好像比以前爱打扮了,有时候还有一种若有若无的香水的味道,更加有女人味了。也比以前爱干净了,经常回来就去洗澡。

  我一直没有留意也没有去考虑这些变化的原因,直到有一天……    

那一天,我们两个都很忙,匆匆的吃过晚饭后,我们又来到了研究室,不知不觉研究室就剩下我们两个了。突然,静儿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在寂静的夜里显得非常的突兀。静儿慌忙拿起来,看了一样,脸上微微一变,匆匆的拿起来,推门出了研究室,去接电话。

  「奇怪,研究室就我们两个了,她为什麽……」我心里有点嘀咕。

  不大一会,静儿就接完了电话,推门进来了。我发现她的脸色有些不太自然。静儿好像想着什麽,也没有理我,匆匆的走到自己的位置,又开始忙起来。但是我总觉得她有什麽心事,而且偷偷的看她好几次都在发楞。

  终于,我的事情做完了,都快夜里十二点了。我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便走过去看看静儿的事情做的怎麽样了。

  我走到跟前,看到静儿在盯着电脑屏幕,不知在想些什麽。我便轻轻的把手放到了她的肩膀上。静儿猛地震了一下,回过神来才发现是我。

  「老公,你做完了?」静儿故作镇定的说到,但是我还是从她的说话中听出来一丝颤抖。

  「嗯,你怎麽样了?」

  「我……还早呢……老板……又发信了……老公,你先回去吧……我……估计要很晚……」静儿的目光有些闪烁,说完后下意识的咬了一下嘴唇。我知道这是静儿说谎时常有的一个小动作。

  「没关系了,我等你……」

  「老公,你先回去吧……回去的路上很安全的……放心吧……」「可是……」「快回去睡觉吧,你看你都有黑眼圈了……」

  「但……」

  「你快回去吧……你在这我都没法做事了!」静儿有些不耐烦了。

  一定有问题,我知道静儿最怕夜里自己一个人了,以前夜里在研究室做事总是拖我一起。

  于是,我装作害怕她生气的样子:「那好吧……你自己小心一点。」「知道了,快回去好好睡一觉。你放心……」静儿的脸好像有些红,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吻了她一下,便离开了。

  出了研究楼,我特意绕了一小圈,从另一个门有悄悄的进来了。午夜的研究楼静悄悄的,几乎看不到什麽人了。我悄悄的走到研究室的门口,从门口的玻璃上飞快的瞥了一眼。静儿还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知在忙些什麽。

  我记得在我们研究室对面有一个堆杂物的房间,便悄悄的躲了进去,从门上玻璃窗帘的后面盯着研究室的门口。这种盯梢时候的等待是最无聊的。就在我已经觉得很不耐烦的时候,研究室的门开了。静儿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自己的杯子,可能想倒点水喝。

  我们这一层有一个茶水间,旁边是一个收发室,一些个人的邮件包裹之类的都放在那里。静儿向四周看了看,果然向茶水间走去。不一会,大概也就三分钟的样子。静儿又回来了,端着杯子,不过手里还提着一个纸袋子。

  「奇怪,今天好像没有她的包裹啊?」我有些纳闷。

  然后,又是漫长的等待。

  终于,门又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位性感的女郎。我楞了一会,才认出来是静儿。静儿的打扮完全不一样了。身上穿了一件黑色的吊带裙,很紧身,仿佛一层黑色的皮肤一样紧紧的包裹着静儿性感的身体。衣料有一点点反光,像是皮的,很薄,因为可以隐隐越越的看到静儿的两个凸点。皮裙胸开的很低,可以看到静儿小半个雪白的乳房,很短,仅仅盖住了静儿的大腿根部,包裹着静儿微微上翘的屁股,却看不到内裤的痕迹,难道……?

  裙子是用正中间的一条金属的拉链从下拉起来的,只要拉开就能分成两开。

  黑色的皮裙衬托出静儿更加雪白的大腿和胸部,给男人们一种致命的冲动,让人想一下子把拉链拉开。裙子的下面是黑色的网纹吊带丝袜,由于裙子很短,丝袜的黑色吊带明显的显露着。脚上穿了一双足足有20厘米高的厚底带防水台的细高跟皮凉鞋,显得静儿的腿更长了。

  静儿……静儿竟然……还化了浓妆!鲜红的嘴唇,烟熏的眼妆,……还有夸张的耳环。这种打扮好像,不,简直就是活脱脱的应召女郎。只是静儿好像还不习惯自己的这身打扮,表情还带着一丝羞涩。

  大概是鞋跟太高,裙子太紧的原因,静儿一步一步慢慢的走着,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着,更增加了致命的性诱惑。如果这时候有个男人出现,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把静儿拖到房间里……我悄悄的跟在后面。大概是怕碰到人或者是怕电梯里的监控器,静儿没有选择坐电梯,反而用了没有多少人用的楼梯。我记得小D的研究室就在我们的楼下。果然,静儿下了一层楼就走了出去。

  我等了一会,才慢慢的推门出去,转了两个弯。小D研究室的门口没有人,但门是虚掩着的。我轻轻的来到门口,研究室里暗暗的,里面只亮了一盏灯,隐隐的有说话的声音。

  「怎麽办?」我有些犹豫。

  小D的研究室我来过一次,里面是一个一个的隔间,做成了一个个L形的台面,可以放电脑和工作。隔断的墙大概到我的胸口。里面的分成了两边,一边有四个位置,总共有八个位置。中间也是有隔断的,分成了八个书桌。中间最里面是空的,放着几个高大茂盛的盆栽植物,大概是他们研究室的老板很喜欢植物。

  小D的位置在靠里边的倒数第二个。

  总不能在外面干等着。我有些精虫上脑,一咬牙,慢慢的推开了门。还好,门轴很润滑,没有一丝声音。我猫着腰悄悄的闪了进去,把门又虚掩上,从外面的这边轻轻的爬了进去。

  整个研究室只有小D那边亮着灯,这也给我的行动带来了方便。真是要感谢那些盆栽植物,我躲在了后面,向小D那边看去。万幸,小D那边的灯光是从我这边射过去的,我正好在阴影中,但看他们却很清楚。

  静儿果然在那里,正站在小D的面前转了一圈,小D则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贪婪的盯着静儿高耸的乳房和雪白的大腿。

  「嗯,素质不错。」小D的声音传了出来:「里面有没有按要求?」静儿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脸一下子就羞红了。

  「那就检查一下吧。」

  「在这?」静儿转头看了一眼虚掩的门。

  「怎麽?」

  「D哥,我们换个地方吧,这里……」

  「怕什麽,现在不会有人来的……」

  「但是……」静儿有些犹豫。

  「怎麽,小骚货,你又不是第一次……」

  「那,能不能把门锁上,人家……」静儿恳求道。

  「不行!你们出来卖的,还怕?」

  「人家又不是真的……」静儿小声地分辩。

  「快点,要不然照片……」

  「不要……」听到了照片,静儿软了下来。

  「那就看你的表现了。」

  静儿不再说什麽了,把手放在了拉链上,缓缓的拉了下来。很快,皮裙被分成了两开,落在了地上。果然,静儿里面是一丝不挂,只剩下腿上的吊带丝袜。

  「还算你听话,转一圈!」小D命令道。

  静儿顺从的转了一圈,把自己的身体完全的展露给小D看,像一件可以被人任意挑选的货物。

  「上前一点」小D又命令道。

  静儿只好向前走了两步,乳尖已经到了小D的面前。小D毫不怜惜的大力搓揉着静儿的乳房。静儿的脸上开始呈现出一丝痛楚,但慢慢的好像变成了享受,性感的嘴唇也开始微微的张开。

  小D的一只手开始向静儿的两腿之间进攻,在下面掏了一下,放在嘴里允吸,淫笑的说道:「小骚货,都湿成这样了,还装清纯。」「人家……没有……嗯……嗯……」小D开始进攻起静儿的下身,静儿的眼睛微闭,从鼻子哼出若有若无的呻吟声,微不可闻,也幸亏是在寂静的夜里,才能让我隐隐越越的听到。

  随着小D手指的持续进攻,静儿仿佛忘记了思考,呻吟声渐渐的大起来。正在静儿享受的时候,小D突然停了下来。

  「该你来服侍哥哥了。」

  静儿清醒过来,脸上还是一片潮红,有些不解。我知道静儿从来没有主动过,都是男人看到她就忍不住……「用口」小D看了一下自己的裤裆。

  「不要……脏……」静儿从来没有用过嘴巴。

  「妈的!当了婊子还想清纯,快……」

  「D哥,要人家的身体嘛……」静儿看没有办法,撒起娇来。

  「哼,你个小荡妇!是不是要全校都知道你的淫荡模样?看你老公还有没有脸。」「不要,D哥!」

  「那就看你服侍的我高不高兴了?」

  「人家,人家已经很努力了。你每次都射到里面,害的人家不得不吃药……」原来静儿吃避孕药是因为这个。

  「你个小淫妇,你每次不都是很爽!我看你就是天生淫荡!」「人家才不是……都是你……」「快,别废话……」

  「人家不要嘛……」

  「那好,老子现在就把照片放到网上去。」小D说着转身去用电脑。

  「别……」

  「那就快点……」说着小D脱掉了裤子,露出了雄壮的大鸡巴。

  静儿跪在了小D的面前,皱着眉头,慢慢的把小嘴凑了过去,轻轻的碰了一下小D的大鸡巴。

  「快。」小D又一次命令道。

  静儿只好张开嘴巴,把小D的大鸡巴含了进去。鸡巴很大,静儿的小嘴只含进去了一半左右。

  「嗯,就这样,把牙齿包住……」

  靠,静儿嘴巴的第一次就这样被小D夺去了。看到这,我的鸡巴已经硬的不行了。

  慢慢的,静儿开始熟练的吞吐起小D的大鸡巴,含的也越来越深。小D闭上眼睛,舒服的呻吟起来:「哦……真他妈的爽……你个小骚货学的真快,天生就该是做这个的……真爽……你这个清纯的大美女一丝不挂的跪在这给哥哥我吹箫,这辈子真没白活……技术真好……不知道你老公要是看到了会怎麽样……」「你个……坏蛋……」静儿把小D的大鸡巴吐了出来,轻声的说道。

  「还有更坏的呢!」小D说着一把把静儿抱到了自己的台面上,让静儿斜斜的靠在了台面的挡板上。

  静儿长长的头发自然的垂了下来,双眼妩媚的看着小D,仿佛在挑衅他。

  小D又摸了一把静儿的阴唇:「靠,吹个箫也能吹出来这麽多淫水,真他妈的淫荡!」「人家……不是……嗯……」

  小D扑了上去,开始亲吻静儿的乳头。静儿的双手撑在后面,想把乳房挺得更高,来迎合小D的进攻。看样子,被撩拨了这麽久,静儿已经很想了。

  终于,小D准备进去了。静儿的双腿又朝外分了分,准备迎合小D的冲击。

  雪白的长腿上性感的丝袜和细高跟凉鞋,显出它们的主人是多麽的淫荡。小D找到了洞口,一下子插了进去。

  「哦……好硬……」静儿嘴中飘出一声长长的呻吟。

  被玩了那麽久,终于充实了。小D一下一下的冲杀着,静儿呻吟更大了,双腿也不由自主的圈在了小D的腰上,渴望有更深的插入:「嗯……嗯……快……」「小淫荡,第一次干你就知道你是个骚货。」「人家……人家……哦……好爽……」

  「看你平时一副清纯正经的样子,真没想到干起来这麽爽!你不出去卖,真是可惜了。」「呸……你个……坏蛋……嗯……快……快……爽死了……」静儿明显已经被干的很爽了。

  正在这紧要的关头,研究室的门一下子被人撞开了。

  「D哥,D哥!」

  一个男生边喊着边向里冲,一下子冲到了小D的座位前,楞住了。

  我一看,坏了,我认识,是研究室的刚刚上大学的学弟叫小C,不知道怎麽的和小D也认识。

  静儿的脸上布满了紧张,明显也认出了小C,想要遮住自己,但两只手却还要撑住自己的身体,只好掩耳盗铃似的闭上眼睛,希望小C认不出自己。

  小C明显认出了静儿,脱口而出:「学……」然后很快的反应过来,把「姐」字吞了下来。

  静儿的脸更红了,知道小C认出了自己,而自己现在正在用这样一种淫荡的姿势被不是自己老公的男人干着。静儿的身体颤抖着,明显已经到了高潮的边缘。

  小D也感觉到了,在小C的注视,反而更加快速的抽插起来。小C则贪婪的一会盯着静儿因着小D快速的抽插而颤动的乳房,一会盯着两个人的交合之处,看着大鸡巴在自己曾经幻想过无数遍的研究室女神的小穴中进进出出。静儿则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让自己不要在学弟的面前发出那羞人的呻吟。

  「啊……啊……」静儿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发出长长的销魂的呻吟声,在小C的注视下到了第一次的高潮。

  高潮后的静儿身体软了下了,但小D却没有丝毫放过静儿的样子,仍然用力的抽插着。大概是高潮过后的身体敏感了很多。很快,静儿开始不顾一切的在学弟的面前迎合起小D,嘴里也又开始发出销魂的呻吟声。

  正在静儿享受的时候,小D却突然停了下来,用双手搓揉着静儿的乳房。

  静儿扭动着身子,空虚的小穴充满了对大鸡巴的渴望,下意识的用双腿圈住小D的屁股,想要他继续,嘴里脱口而出:「快……」。

  「快干什麽?」小D明显想在小C的面前玩弄静儿。

  「快……人家……想嘛……」静儿娇羞的看着小D,也不想在小C的面前丢脸。

  「说,想要干什麽……」小D不想放过静儿,屁股一动一动的,可能在用大鸡巴在静儿的洞口摩擦。

  「嗯……人家……想你……插……进来……」在说「插」字的时候,静儿的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想要什麽插进来?」小D继续挑逗静儿。

  「快嘛……人家……你坏……」静儿媚眼如丝。

  「说……」

  「想要……想要……大鸡巴……」静儿在说「大鸡巴」的时候,声音明显的发抖。

  「想要大鸡巴干什麽?」小D还在玩弄静儿。

  「想……要……大鸡巴……插……插……小穴……」静儿实在是受不了了,终于哼了出来。

  小D顺势把大鸡巴整根没入。

  「嗯……哦……好粗……好爽……好硬……用力……」静儿长长的呻吟一声,喃喃的说着。

  一旁的小C靠在中间的书桌上,已经看呆了。没想到心目中的清纯女神竟然这样淫荡的请求一个不是自己老公的男人去干她,而且一副很享受大鸡巴的样子。

  就这样抽插了几十次后,小D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示意静儿到上面来。强烈的快感已经让静儿忘记了思考,跨坐在小D的身上,抓着小D的大鸡巴,对准自己的小穴,坐了下去。

  静儿一边在小D的身上疯狂的上下扭动着,一边抱着小D的头,让他亲吻自己的乳房,口中不停的呻吟着。小D的椅子吱呀吱呀的响着,仿佛都已经不能承受两个人的动作,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暧昧。

  又过了一会,小D让静儿站了起来,转了个身,背对着自己坐了下来。这样,静儿离小C更近了,全身完完全全的暴露在自己学弟的面前,两个奶子极有韵律的颤动着。

  看到自己的学弟死死的盯着自己和小D的交合之处,静儿的脸红的快要滴出水来,不想在小C的面前这样淫荡,但又没法控制住想要追求快感的身体。

  小D的手扶在了静儿的腰上,控制着静儿的上下动作,静儿则一只手扶着台面,努力的让自己被插进去的更深。另一只手则不甘寂寞的搓揉着自己空虚的乳房,一副淫荡的模样。

  小D干着干着,对着小C骂了一句:「笨蛋,还不过来帮忙!」说着,猛地站了起来,静儿不由自主的往前一趴,扑向小C。

  小C一把接住,静儿的脸贴在了小C的胸口上,双手抱着了小C的腰,两腿叉的很开的站着,撅着性感的屁股,仍然被小D从后面插着。

  静儿拼命想要逃离小C的怀抱,但是被小D从后面猛烈的抽插着,反而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小C的胸口。小C紧紧的抱着静儿,闻着女神身上的幽香,听着女神口中销魂的呻吟,裤裆被顶的更高了,双手也颤颤巍巍的攀上了静儿胸前的高峰。

  静儿颤抖着,终于被自己年轻的学弟抚摸到了隐秘部位。这个男人还和自己在同一个研究室,每天都能看到。小C也从开始的轻触,慢慢的变成了搓揉。

  被两个男人这样的玩弄着,静儿已经不行了,呻吟声更加的明显,彻底的放弃了抵抗,任由两个男人一个猛烈的抽插着自己的小穴,另一个大力的搓揉着自己的乳房。

  难道今天要看的静儿的第一次3p?我也已经激动的不行了,套弄着自己早已坚硬如铁的鸡巴。可怜啊,自己的老婆在外面被别的男人们快活的玩弄着,而我却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自己打飞机。

  静儿就这样被两个男人玩弄着,小D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静儿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响。

  「你个小荡妇,跟两个男人一起爽不爽啊!」

  「坏蛋……不……快不行了……」

  「你就适合和好多男人一起做,你个淫荡的小母狗。」「才不……是……啊……快……不要停……」「妈的……干死你个小母狗……」

  「不要……啊……爽……快死了……」

  小D也快不行了,在做最后的冲刺:「干死你……干死你……」静儿也迎合着小D的冲刺,嘴里毫无意义的呻吟着,完全没办法再压抑自己的声音。

  终于,小D到了,猛地插进静儿的小穴,一下一下的抖动着。伴随着小D的射精,静儿又攀上了高峰,也随着一下一下的抖动着,嘴里面发出高亢的呻吟声:「啊……啊……啊……啊……」,两条腿再也支持不住自己,扶着小C缓缓的倒在了地上。我也再也忍不住了,全部射到了自己的裤裆里。

  过了一会,小D缓过神来,厌恶的盯着小C鼓起的裤裆,骂道:「妈的,今天便宜你了,还不快滚!」小C恋恋不舍的盯着静儿性感的身体,吞了吞口水。但又看到小D凶恶的眼神,默默的走了。

  小D休息了一会,摸了两下静儿性感的翘臀,说:「小淫荡,今天服侍的不错,下次再找你。」说完,也不管静儿,直接走了。

  静儿又休息了一会,也站了起来。小D估计射进去了很多,精液已经缓缓的流了出来,在灯光的照射下,分外的明显。静儿也不敢在小D的研究室里呆很久,匆匆的穿上裙子,踩着高跟鞋,噔噔噔的走了。

  我看到都没有人了,也悄悄的溜了出去。估计静儿也快回家了,我便匆匆的赶回家,装作一直在家的样子。可是在家等了很久,静儿都没有回来。

  莫非又有什麽事?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小C的身影。

  足足过了两个多小时,静儿才一脸疲倦的回来,身上又换回了原来的衣服。

  我装作刚刚睡醒的样子,问:「回来了?事情做完了?」「嗯……累死了……我去洗澡了。」说着,静儿就冲进了浴室。

  我看着静儿离去的身影,陷入了沈思……

  随后的几天,我一直在思考后面究竟静儿又发生了什麽事情。最后,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我在和静儿做爱的时候,编了一个故事。说有个淫荡的女人跟一个同事偷情,在办公室做爱,被另一个同事看到了。然后女人和第一个同事做完后,第一个同事先去取车,等了很久女人才出来。我便让静儿猜猜那个女人为什麽要这麽久。

  静儿脱口而出:「肯定又和另一个同事做了呗。」所以,我估计那天90%静儿又被小C干了,怪不得静儿那天回来的时候那麽累。

  这个谜团直到今年才被真正解开。随着这两年多的不断开发,静儿终于可以坦然的在我面前和别的男人做爱了。我也就和她说起了我的偷窥过程。静儿骂我是变态,就喜欢看自己老婆被搞,还射出来。随后在我的软磨硬泡下,她也说起了那天晚上以后的事情。

  众位也可以猜到小C被小D赶走后肯定不甘心,就在研究室等着静儿。静儿一进去,就被小C抱住了。看到静儿淫荡的应召女郎打扮,小C彻底疯狂了。直接把静儿按在椅子上就从背后插了进去。静儿说,在自己的熟悉的研究室里被自己熟悉的学弟干,她非常的紧张,但又有一种莫名的快感,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小C的鸡巴不是很粗,但是很长,每次都顶到静儿的最里面,顶的静儿快感连连,很快就又到了一次。后来,小C还变态的坐在我的位置上,让静儿脱光光的在上面做,边做还边问她是不是比跟学长做的爽。

  静儿说小C年轻,体力好,那天不知道干了她几次。她只知道自己到了很多次,爽的都快走不动路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