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要求强奸的人妻
要求强奸的人妻
   六月份很快就过去了,七月份是南京最热的天气。张楚每天晚上下班回家,都从路上带个西瓜回来,往冰箱里一放,然后等诗茗回来吃冰镇西瓜。这天晚上,张楚躺在诗茗怀里,告诉诗茗说准备过两天回青岛看诗芸和小孩去。诗茗一听这话就坐起来,一脸又是气又没办法的样子,问张楚回去还做什么。张楚说什么也不做。诗茗却“嗯嗯嗯”地在张楚耳边上哼了半天,才小着声问张楚,回去跟不跟姐姐睡觉?张楚听了噗哧一笑,反问诗茗,你说呢?诗茗拿手就打张楚的嘴,狠着口气说,你自己说!张楚说,这干嘛要说。诗茗有些急了,伸过手就揪住张楚的耳朵,说,不行,你听着。张楚笑着说,你说给你姐姐听。诗茗气得丢下张楚,往旁边一躺,不理张楚。张楚被诗茗这么一折腾,身上有点嫌热,就拿过摇空器把空调冷风加大。诗茗见了,一把抢过摇控器,气呼呼地把空调关掉。张楚依然笑着说,你这何苦呢,关掉你也热。诗茗气得没法,又举起摇控器把空调打开。过了一会儿,她转过身看着张楚,尽量好着心情小声地问张楚,你打算在家呆几天?张楚说大约一个星期。诗茗接着问,你准备跟姐姐睡几次?张楚看着诗茗,说,你问这话羞不羞?诗茗气得坐起来,用两手把耳朵堵上,大声抗议说,我不要你做!我不要你做!张楚见诗茗这样,就把诗茗揽进怀里,想亲亲她。诗茗却挣脱张楚的拥抱,说,你别碰我。张楚立即放开诗茗,躺下来,假装生气,说,不碰就不碰,反正我过两天回青岛了。诗茗听张楚还说这话,爬过来就捶张楚。张楚让着,诗茗打了几下觉得还是不解恨,伸过手来一把抓住张楚的下身,稍稍用了一点力捏住它,然后对张楚说,你给我说清楚,要不我就把它捏碎了。张楚躺在那里立即笑成了一团。诗茗见张楚还笑成这样,心里更气,可又拿不出好的方法治张楚,就对张楚说,你别笑,我自己告诉姐姐,让你没日子过。张楚听诗茗说这话,假装生气从床上爬起来,说,那好吧,我今天就睡到那个房间里去。从现在起,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这样好了吧。诗茗见张楚要走,以为张楚是真生气了,也起来穿好衣服,说,我也走。我干嘛在这里,我贱得很了。你有什么好,你能给我什么!姐姐回来,我在你这里连人都不是。张楚听了诗茗这一番话,心里一下子就有些惭愧,隐隐地为诗茗疼。他见诗茗在穿衣服,就赶紧走回来,从后面抱住诗茗,手按在诗茗的奶子上,嬉笑着说,走可以,把这个留下来。诗茗拿手就掐张楚的手,说,你要的是这个,不是要我人。张楚就拿嘴蹭在诗茗耳边,说,白嫩嫩的奶子手心里抓,苗条条的身子心窝上贴。诗茗听了,心里虽然泛起一些愉快,但仍然拿手一个劲地打张楚的嘴。张楚用力把诗茗抱到床上,按在身下。诗茗在张楚身下手也舞脚也蹬,嘴上嚷嚷的,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这样闹了一会儿,自己就觉得闹也无趣,不闹也无趣。索性坐起来,坚决着心对张楚说,我也回去。你跟姐姐睡一次,就要跟我也睡一次,把你累死了。张楚听了,搂住诗茗笑了好一阵。诗茗见张楚还这样开心,真是有气也气不上来,只好斗着劲,对张楚说,我现在就要。说着,就叉开两腿把张楚的身子全迎进自己的身体里。张楚立即上去吻了一下诗茗,说,这还差不多。然后替诗茗把衣服脱掉,手伸在诗茗下面揉几下子,就轻轻地插进诗茗的身体里。诗茗立即伸出双手用力勾住张楚的臀部,让张楚在自己的身体上贴得更紧些。同时,仍然不忘用挑衅的口吻问张楚,是我的好,还是姐姐的好?张楚听了,笑得差点从诗茗身上滚下来。他伏下来咬了咬诗茗的奶头,说,你别逗我笑了,我现在只想你把我吃掉。诗茗在张楚身下极力扭动着身子,柔软的腹部紧吸在张楚的腹部上,让张楚在每一次有力的起伏里都有一种深陷温柔快乐的感觉。渐渐地,诗茗身体内的热烫如潮涌向一个方向滚开来了,细细丝丝的跳动就象魂灵在跳舞一般,然后升腾到一个瑰丽的空中,整个身体也象被什么人抓到了那个空中去一样,并且在等待着一个急速的升腾或者坠落……这个时候,张楚就象掉进了一张刚起来的鱼网里,无数的鱼在他的身体周围跳跃着。那些鱼是滚热的鱼,热烫的鱼,并且每一条鱼都跳进了他的身体里了,在他的血液里奔游……突然,诗茗“哦”了一声,一阵强烈的痉挛把她送进了一个极度快乐的世界里,她的身体就象落进了一盆沸腾的水里并且立即化成了一团雾,升腾、飘逸,飘逸、升腾……伴随着诗茗身体里那阵强烈的痉挛,张楚一下子就觉得整个魂灵被无数温柔快乐的小手抓住了,握在它们的掌心里,并且慢慢抽走了他的灵魂。当他快乐得几乎要晕厥的那一刹那间,阳具在诗茗的体内爆炸开了,接着就是一阵更强烈的畅心消魂欲仙俗死的快乐抱住了他……随后,他整个人如死了一般全酥瘫在诗茗的怀里。张楚瘫在诗茗怀里后,诗茗拿过遥空器把空调关掉,把张楚搂住,手伸在张楚的头发里慢慢地梳理着他,心里面充满了温柔的怜爱。这时候,张楚看上去就象个熟睡的婴儿似的,他头埋在诗茗的胸脯上,脸贴在诗茗的乳房上,两眼闭着,但他的身心还沉醉在刚才那一阵惊心蚀魂的快乐中。过了一会儿,张楚才抬起头,吻了吻诗茗,说,又象死了一回。诗茗搂了搂张楚,把脸贴在张楚的脸上,说,那个时候,真想和你一块死去,再也不要醒来。诗茗这样拥着张楚,渐渐地心里面涌出一些惭愧,像是诗芸站在她面前正在审视她似的。但很快,她就从羞愧的边缘上跳过去了。她想她是爱张楚的,张楚也爱她,张楚并没有因爱她而对她姐姐减了一点爱。她航行在张楚那片爱的海洋中,是在她姐姐航行不到的一个角落里,她没有从她姐姐怀里夺走一点什么。她想到这里,伸出手在张楚脸上轻轻地抚摸了一下,然后对张楚说,说一点你跟姐姐的事,我想听。诗茗这样一问,立即把张楚推到了诗芸身边,并且思念的情绪很快弥漫开来,塞满了他的心胸。张楚伸出手,不由自己地在诗茗身上摸索着,缠绕的手指上像是夹满了呼唤,在诗茗身上摸着诗芸的一切,最后他把手落在诗茗的乳房上,在悠悠地体会着那种相似的温柔和美丽。过了一会儿,他才问诗茗想听什么,诗茗说有趣的。张楚问什么叫有趣的,诗茗说你认为好玩的。张楚问,我说了你不生气?诗茗说,不生气。张楚就说,说个玩笑吧。张楚说,那还是上大学时,有天晚上我在你姐姐宿舍里过夜。宿舍里这两天都没人,就我们俩。你姐姐就像现在这样躺在我怀里,一切都非常美,也非常魅惑人。我每次抚摸你姐姐身体时,常常有想表达一点什么的欲望,但却总是表达不出来。你是知道的,我能写一点诗,还写得不错。但这些诗,却无法与你姐姐的身体比。我相信世上最优美的诗与你姐姐的身体比起来都要逊色很多。张楚说到这里,诗茗用手轻轻地捏了一下张楚,张楚吻了吻诗茗,说,你也一样,都美。然后,张楚继续说,那天,我摸着你姐姐的下身时,突然来了灵感,我说,我要在你这里写下一句最美的诗。我说完这话就从桌上拿来一支水彩笔,要在那里写。你姐姐不让,说我在胡闹。我说我是认真的,如果我是乱诌你就罚我。你姐姐还是不让,叫我写在纸上,让她看。我说,这句诗只有写在那里,才会有形象贴切的意义。你姐姐其实一直很喜欢我在她身上胡闹,她听我这么说,就说,你胡写的话,就罚你一个星期不许碰那里。我说,行。说完我就用水彩笔在你姐姐那里画了一个大大的彩色句号,然后告诉你姐姐,诗写好了。你姐姐坐起来低头一看,说,这是什么诗呀,你在胡闹,我要罚你。我说,你别急,我解释给你听。汉语这个句号其实就是女人性器官符号。你想想看,一句诗,一段优美的抒情文字,无论怎样的汹涌澎湃,它都要在句号这里停顿住,这跟人做爱一样。无论一个男人充满了怎样的激情,他在女人这里都会休止住。所以,这个句号写在这里最形象,最能表达它的意思。而且这个句号,它里面外面都留下了大片的空白,能让一个人发挥出最大的想象空间。所以,它也是最精采最博大的一句诗。你姐姐听到这里,笑了,说我真会胡诌,说她以后不敢看句号了,一看到句号,就会想到我写的诗。我接着说,如果将来汉语里有一本最精彩的诗,一定就是这个句号诗。一本书,封面上就印一个大大的句号,里面只有一张纸,只有一首诗,也就是这个句号。我想,肯定会有许多男人买这本书,当他们打开这本书的时候,甚至会不自觉地用手上的笔,向这个句号里点进去。他们幻想点上去时,一定是想象成向女人最神秘最美丽的地方投进了一片热情。一天天下去,这个句号里会被他们点成密密麻麻的点。这些点有蓝色的,有黑色的,有红色的,什么颜色都有,全是他们在不同时候不同心情用不同的笔点上去的。你姐姐听到这里,笑着说,我现在送你这本诗吧,就在这里。诗茗听到这里,笑了起来,抱住张楚,妩媚地说,你也给我写,我要你以后看到句号,是写给我的诗。第二天,张楚去上班,就向处长请假,准备星期五上路,回青岛看望诗芸和小孩。处长是个五十开外的人,为人很谦和,他听了张楚的话,说,这么热的天回去,路上不好受。张楚说,老婆小孩重要,不回去要挨骂的。处长问张楚回去多少天,张楚说回去一个星期。处长说,现在又没有什么差事要去北京,要不,我手上有两份文件,你从青岛去北京一趟,送到北京部里去。机关工作,私差往往都转化为公差,这不单是来回的路费报销问题,还有每天的伙食补助,住宿补贴等等,一般机关做领导的都乐意为手下的职工谋这份利益,这样做领导就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领导为自己办事时也就心安些。所以,张楚听到处长讲这话时,知道处长的意思,立即说了几句谢谢的话,然后就回办公室,给诗芸打电话,告诉她哪天回去。诗芸听张楚说要回来,立即高兴起来,对张楚说,回来吻你一百下。张楚说,就一百下?太少了。诗芸就问张楚,那你要多少下?张楚说,算了,我不要那么多,你就给我一个最真心实意的吻。诗芸一听,知道张楚肯定会有什么说法,就假装吃一惊,对着电话“啊”了一声。张楚赶紧说,我只要你一个一心一意一生一世一爱到底的吻,给不给?诗芸听了立即在电话里笑开来了,说,早给你了,是不是你弄丢了,再来跟我要?张楚说,要丢也丢到心里去了,在心里化掉了,捞不出来了。也许你能从我心里捞上来,我等你捞。诗芸立即说,好啊,我等你回来到你心里去捞,把你心全掏出来。他们就这样又说了几句话,才挂了电话。张楚放下电话时,突然发现小许站在身后,不免有些尴尬。小许赶紧说,你门没关,别怪我。然后哂笑张楚,说她还从没听过有人家夫妻之间还这样打电话的,比情人还情人。张楚就趁机打趣小许,说,想听我说给你听,要不要?小许说,我现在听着,你说吧。张楚立即就到小许耳边,咂咂嘴,装着像说话的样子。小许见了,很开心地拿手轻打了一下张楚,说,知道你没心,连话都不敢讲。张楚却装着一本正经,说,全在我心里,怕你受不住。正说到这里,陈女仕在走廊里喊小许接电话,小许赶紧过去。小许一走,陈女仕就过来,问张楚什么高兴的事把他们俩人乐的。张楚就顺便告诉她,说他后天回青岛,去看爱人,并且还告诉陈女仕,他明天下午可能不来上班了。陈女仕听了,就小声问张楚,晚上你请我吃饭还是我请你?陈女仕既讲了这话,张楚就不好拒绝,就顺说,那七点钟吧。我下午还要去见同学,到时我拷你。陈女仕走后,张楚赶紧把办公室门关上,给诗茗打去电话,告诉她回去的事。诗茗听了,对张楚说,我下班时给家里打电话,我也回去。张楚说,你干嘛回去。诗茗说,你不在我受不了,我夜里会睡不着觉,你回去又这么多天,我要回去。张楚说,好好好,但条件是他们有人叫你回去你才能回去。诗茗一听,就有些气张楚,说,就你聪明,你想一辈子把我包住啊,早晚姐姐会跟你吵,到时候我就说是你引诱我的,你强奸了我。张楚听了,说,好吧,到时我一走了之,谁也吵不到我。张楚挂了诗茗电话坐下来后,心里竟有些怏然。他时常也在心里犯嘀咕。诗芸早晚会发现他和诗茗的隐情,到时该怎么办?他想到这些就有些茫茫然,不知道那一天来临时该如何面对,有时想干脆浪迹天涯,像古人那样一走了之算了。但想到要与自己相爱的人分别时,他心里又戚戚起来。下午,张楚去见同学时,先给诗茗打去电话,告诉她晚上回来可能很迟,有些事情,叫她先睡觉,别等他。几天前,张楚跟诗茗谈过这个同学,诗茗也就不会往其它方面想。他这个同学,还是中学同学,在南京一家小研究所工作,刚结婚不久。他妻子原在南京一家化工厂上班,前些日子,他妻子看到别人倒卖药材发了大财,也辞职去倒腾药材卖。但她不识药材,花大价钱贩回来一堆杂木碎片,栽了不少钱,从此便收了发大财的心。最近想通过张楚在政府部门谋一个打字员的差事,过些清闲的日子。今天张楚约他同学,就是谈这个事情。张楚赶到他家时,小两口都在。二十多平米的单室套房子,人站在哪儿都嫌挤。又因房子小,空气流动起来就有些差,再加上大夏天,家里放的瓜果疏菜容易变质腐烂,房间里就有一股难闻的气味。张楚坐了一会儿,被憋得满头都是汗。他这刻受热受闷的样子,若是诗芸诗茗看到了,不知道要生出多少怜爱来。张楚和他们闲谈了几句,就告诉他同学,先按临时工性质,他从青岛回来找领导谈谈。不行的话,就去其它局,总会找个差事,叫他同学放心。他同学在人面前怕处事,他妻子倒是很会卖些乖巧。她告诉张楚,她让他丈夫找他帮忙,是她一而再再而三才说通的。张楚说,我这个同学这么老实,他十天半月在外你也会放心。他同学妻子说,现在是不老实的男人吃香,守着老婆的男人都是没出息的男人。张楚说,我爱人就要我守着她。他同学妻子说,看你样子,大概一出了门你爱人就要提心吊胆了。他同学妻子说完这话,三人都笑了起来。张楚同学要留他吃饭,张楚推说有事,就走了。出了门,看看时间,快七点了,张楚赶紧给陈女仕打去电话。陈女仕接到张楚电话后,抱怨说等得她急死了,问张楚现在在哪儿?张楚说在北京东路。陈女仕让张楚在鸡鸣寺等她,说在那里吃个饭,然后去紫霞湖游泳。张楚问,晚上紫霞湖还开放?陈女仕说,开,一直开到十一点呢。紫霞湖在南京东郊,紫金山半腰处,三面环山,空气洁净,水木清华,景色很美。湖面不大,但水色清凉,夏天去游泳的人很多。陈女仕见到张楚,就先给张楚一个拥抱,然后拉张楚去一家翡翠阁饭店吃饭。在吃饭的当中,陈女仕不时给张楚一些小亲昵动作。快吃完饭时,张楚对陈女仕说,我没带游泳裤。陈女仕说,给你买了,还把我当外人。然后,靠上来又搂了搂张楚。两人吃完饭出来,就一起打的去紫霞湖。车子只开了十多分钟就到了。他们下车后,先在湖边一张凳子上坐下来,看看紫霞湖四边暮色中的风景。此时,风和云静,山色苍墨,夜色很美。湖对面有三四个人在游泳。因为隔得远,只隐约看见人影在水里动。张楚和陈女仕坐了一会儿,陈女仕说到前面换衣间里换衣服。张楚说,我不换了,光身子下去游泳。陈女仕听张楚说这句话,笑着伏到张楚身上,有些醉心的样子。陈女仕换好衣服走过来后,张楚上前看到陈女仕光洁丰满的身体,不禁有些心意上来。他伸出手在陈女仕的胸前摸了一下,陈女仕就势搂住他,用大浴巾把张楚围起来,替他把身上的衣服脱掉,然后拉着张楚的手,一起向湖里走去。下到水齐小腿深后,张楚抽掉身上的毛巾,抛上岸,然后两个大步一跨,身子就全没到水里去了。湖面上的水很热,下面的水却很凉。湖面上没有风,水面很静,只有他们激起的层层水波和浪花。他们在湖里游了几圈后,就站在水浅的地方闲聊一些话。张楚光着身子在水里,感觉有种没有一丝牵挂的舒畅。两人在水里面站了一会儿,陈女仕就上来搂住张楚的脖子,身子往张楚身上缠绕。张楚立即伸出手托住她的身子。清凉的湖水在他们身体四围流动,很涤心。张楚渐渐地就有些经不住陈女仕这番挑弄。陈女仕知道张楚有了欲望,就扒开游泳衣,抓住张楚的阳具,插进她的身体里。张楚从未体验过在水里做爱的快乐。身下的水在翻滚,湖面上的水在哗哗作响,两条腿四周像围满了小鱼在啄食他,那种被啄食的感觉有些钻心的舒服。陈女仕不停地在来回滑翔着她的身体,两人之间的水渐渐涌成了大浪,扑在他们的脸上。不一会儿,张楚感到身边全部围满了小鱼,它们在一起啄食他,撕咬他。渐渐地,他感觉到身体快要被小鱼撕咬空了……突然,他用劲咬住陈女仕的脸颊,想对陈女仕喊,有一条大鱼钻到我的心脏里去了,它咬住了我的心脏,我的魂魄,哦,快抓住它,撕碎它,吞下它……在一瞬间,象是那条大鱼吃掉了他,他的魂魄一下子飞穿出去了……张楚几乎是由陈女仕抱上岸的。他上岸后,被陈女仕抱在怀里睡着了。但他的手仍然抓住陈女仕的奶子没有松开,就象睡在诗芸身边一样。他睡在诗芸身边时,时常对诗芸说,我的手是一条船儿,载着你的奶子在我的心海里航行!他回到家时已经近十二点钟了,诗茗还没有睡,在等他。他一见到诗茗,就扑向诗茗的怀里。诗茗抱住他,吻他,问他怎么了?他抬起头,问诗茗,我们一块回去吗?诗茗刚点了一下头,突然瞥见张楚的脸上,一行泪水滚了下来……